dt老虎机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了

2020-08-12 19:02:00
dcadmin
原创
17

黄鹏最近焦虑万分,他十三岁的儿子最近成绩下降得很快,一有空就拿着手机看直播,从各种搞笑视频,到两个小时画面都不动一下的“直播睡觉”,儿子都看得津津有味,更让人忧虑的还有无处不在的暧昧美女主播,他几次都从隐藏的文件夹中找出了“”视频和图片。  让黄鹏焦虑的,同时也是曾被称为“移动互联网最后一个风口”的直播产业的焦虑。自2016年的爆发元年后,直播已经走过了高速增长期,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,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和在网民中的整体占比都有所下降。  与此同时,在政策监管趋严的背景下,红杏直播、蜜桃秀等18款直播类应用被网信办关停。360创办的水滴直播因涉嫌侵犯公众隐私也关闭。  羊城晚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,直播软件下载量(包括苹果和安卓系统)排名前50位的直播平台,除了排前几位的综合类直播平台,如快手、YY、虎牙、斗鱼、映客、花椒等,其他的绝大部分都在打“美女牌”,光以“美女直播”命名的平台就有近十家,如��直播美女、��美女秀场、��美女直播等。还有一大堆光看名字就眼热心跳的直播平台。  如此众多的“美女直播”软件,自然引发激烈的竞争,但同质化竞争导致秀场模式走向衰退。为了“杀出重围”,多个直播平台出现涉黄现象。  2017年4月4日,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称,根据网民举报,国家三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整治网络直播平台存在的乱象,将1879名严重违规网络主播纳入黑名单,下架并关停18家违法违规直播类应用,包括红杏直播、蜜桃秀、蜂直播、压寨直播等。  “必须意识到,靠出位打市场的时期已经过去了,现在的环境已经不允许了。”一位直播平台的品牌人员认为,众多所谓“美女直播”平台已到了重新洗牌的阶段。  自称“跳桥第一人”的快手主播“开心哥”,每次从十几米高的桥上往下跳的视频都有100多万的播放量。在“快手”“小火山视频”等平台,这样“拿生命冒险”的直播视频经常能冲进热点区。  还有更多“奇葩”直播,如直播吃老鼠、生吃各种“活物”、跳臭水沟、辣椒洗澡、10秒吹二锅头、怀孕八个月喝啤酒等等,“没有不敢直播的,只有想不到的”。  “国内挑战极限第一人”吴咏宁在直播时失手坠亡后,网友们纷纷对“带血直播”表示谴责,也有报道指出,网友在出事前曾多次向“小火山视频”等平台举报,要求对吴咏宁封号,却未得到及时处理。  在某大直播平台拥有108万粉丝的人气主播“二蛋”,在一场有一万四千多粉丝在线的直播中,脏话一嘴接一嘴,令人瞠目结舌。(2018年1月16日,该直播平台称因违反平台管理条例,多次辱骂、攻击诋毁他人,对“二蛋”执行冻结账号360天的处罚决定。)  广州资深律师田世国说,如果这样的语言放在传统媒体,就是一场“播出事故”,甚至会被人告上法庭。  类似“灰色地带”还有“泛化”:如极短时间的“不小心”、讲“荤段子”、限制级的两性节目等。  还有泛行为。很多主播在直播中与场外的“约赌”送礼物,还有打着拍卖的名义,让购买礼物最多的获得“价值两三万的钻戒”等,都有涉赌嫌疑。  这些“灰色地带”,一方面带动直播平台的发展,另一方面也布满了“地雷”,不知道哪一天踩上就炸了。  如在“斗鱼”平台,点开一个叫“�哥dt”名字发布的视频,明显看出还是个小学生模样,虽然发布的东西很平常。还有位叫“guvdhug�体检”的主播,从视频看也明显未成年,他磕磕巴巴地说完“我是新来的,你们要对我好一点后”,旁边似乎有家长喊他,就匆忙下线了。  羊城晚报记者下载了数十个直播平台,在注册时完全没有进行年龄甄别。常见的是微信号、QQ号或者电话短信直接接入直播平台。  在一个叫“聊客”的直播平台,刚用电话号码注册接入,一堆“女友”就上来各种打招呼,发所谓的“私密视频”和“私密照片”和求联系方式。  “由于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,如果直播平台完全持开放态度,存在很大风险。如被、泄露隐私等。”广州市仲裁委仲裁员幸小平说。  1月9日,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欢聚时代(YY)股价冲上了130美元,总市值80.68亿美元,市值比前一年增长了20多亿美元。  成立于2005年的YY可以说是中国最早发现直播前景的公司,这个从PC互联网时代就已经起家的公司,从2008年起就开始做直播了。根据财报数据,欢聚时代在2016年的总营收近80亿元。YY还捧富了一大波主播,包括年营收过亿并成立直播公会的主播“MC天佑”。  欢聚时代的前CEO陈洲曾说:“移动互联网的前置摄像头所开启的风潮,开启了一个自我意识觉醒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,我们史无前例地渴望展示自己,在这个时代,我们史无前例地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同。而直播,完美地匹配了大家的渴望。”  在资本市场,位于“头部”的直播平台巨头也继续受到青睐:欢聚时代旗下游戏虎牙直播获得7500万美元A轮融资;王思聪的熊猫直播获得10亿元B轮融资;花椒直播获得10亿元B轮融资;斗鱼完成D轮融资。  多个直播平台从业人员表示,“健康的直播”“绿色直播”有助于巩固排名靠前直播平台的地位,而据羊城晚报记者的暗访,排前的直播平台虽然也存在各种问题,但总体而言管理相对规范,出现问题最多的是排下中下游的平台。  互联网向来不缺“风口”,如今直播行业的门槛已经十分之高,资本和流量构筑了行业的竞争壁垒,当前直播行业已经开始进行差异化竞争,要么垂直耕耘细分领域,如快手聚焦三四线用户,要么依靠巨头生态,如一直播在微博生态中。但直播行业需要修正的不仅仅是商业模式,还要重视内容的输出和有效的监管,这样才能重新赢得“风口”。  2018年1月7日下午,一位叫“布衣老三”的男主播光着上身,直播自己冒雨从近十米高的东江大桥上跳下去的过程。5个小时后,这个直播视频给他带来24.2万的播放量。在更早前的直播中,他自称是“跳桥第一人”,发布的50余个直播视频基本上都是从高处往下跳,多数是跳桥,在直播平台“快手”上,他拥有5.9万粉丝。  2017年年底,自称“国内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吴咏宁,在一次户外直播中不幸失手丧生。吴咏宁出事后,一大批“玩命”直播的视频被下架和封号。但时隔仅一个月,大量类似视频再次充斥各直播平台。  “不出位,无直播”。一方面是资本市场青睐下各种直播平台不断上线,另一方面,眼球效应下主播们按捺不住的疯狂。  直播平台上,吃“活物”名气最大的是“胜哥”。在“快手”平台,他靠生吃老鼠、虫子、玻璃碴博得粉丝的关注。  “胜哥”的直播时常引发网友极度不适,导致“快手”平台在2016年时就将其封号。但常有小号突然放出一些“胜哥”吃“活物”的视频,虽然很快就被删除,但动辄就吸引近十万粉丝。  直播平台另一位吃“活物”的着名人物“张哥”,靠生吃老鼠、蝙蝠博眼球,其生吃蝙蝠的直播,平台显示有30多万人同时在线观看。  羊城晚报记者目击了一位拥有5.3万粉丝的人气主播“诸葛网络”将掺有红虫、醋、可乐、酱油、芥末、风油精、辣椒油等的一大盆液体,一口气喝下。此时,屏上的留言也到了最高值,有惋惜劝阻的,也有拍手叫好、送礼物的。  视频显示,一位长相颇为帅气的男主播撩拨坐在旁边穿黑衣的一男一女,并将其激怒,还主动叫嚣“打我”。最终,该主播确实被男子打了,持续近一分钟,而该主播一直未还手。据事后了解,被打的叫“TY修杰”,是某直播平台主播,在该平台有近50万粉丝。  无独有偶,该平台人气主播“小白龙”也多次直播遭遇打架事件。2017年11月底,“小白龙”在湖南张家界直播临近结束,“刚打完广告,突然走过来一大群人,上来就说有事找你说。刚问一句:啥事儿?拳头就直接怼小白龙脖子上了。”随即双方两拨人交手,视频关闭。  网友们的评论显示,虽然打架的真伪和细节均无法考证,但部分户外主播为了吸引眼球,人为制造热点引发争议的情况非常普遍。  更恶劣的是一些没有底线的,如突然把某个路人用袋子蒙上,突然冲到一个水果摊把水果洒一地,突然把小食摊的烧饼拿起来就扔。从点击量来看,这些视频还特别受欢迎。  快手主播“布衣老三”在自我介绍中称:“我个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乡下人”“我没什么才艺”。而在别人看起来有点傻的“高空跳水”,能给他带来百万级的播放量、数万个点赞和数千评论。  生吃“活物”的“胜哥”则是一位天生残缺的男子,当他一再下拉底线,竟然吸引一批“铁粉”,不但带来经济效益,还打造了自己的“江湖地位”。  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,在排名靠前的几个直播平台,部分主播才艺堪比明星,吸粉无数,为自己提供了很好的锻炼和展示自我的平台。  但另一方面,也有主播为了抢占有限的“前排位置”,不惜“出位”,希望凭借“出位的表演”当“网红”。  而对于这群“不作不死”的主播,虽然短期内会获得一定的经济利益,但将面对的必然是一个“大坑”:担心受众的厌倦,担心别人的模仿,他们只能一次次地加码。高空跳水越跳越高,恶趣味越来越低级……随着监管的加强和行业的规范,等待他们的或许就是越来越严的审查封号,抑或是“吴咏宁式”悲剧。  “等到哪天你停止更新视频了,我就懂了”。一位叫光剑的网友在“拖鞋华仔”的直播留言中称。而一个“小落”的网友则说:“我希望官方能封号救他一命”。  羊城晚报记者梳理了直播软件下载量排行榜(安卓系统)前50位,除了个别游戏类和体育类,绝大部分都是以美女直播为“卖点”。而在羊城晚报记者一个多月的暗访中发现,这些“美女直播”平台上的暧昧现象相当普遍。  1月9日凌晨1时许,一场“深夜真人秀”正式开播。主播“兔兔”在直播中将衣服脱到只剩内衣,并做出各种挑逗姿势等,直播持续了20分钟左右。  除了“真人秀”,主播们交易最多的是“小视频”,在直播平台购买50元左右的“礼物”即可换取多个涉黄视频。  在监管日趋严厉的当下,他们是如何聚集人气的呢?据悉,每一位看秀者在直播平台购买了一百多元的“礼物”后,会被女主播加到一个QQ群中,再到群中看直播。  按照相关规定,所有直播间必须24小时配备管理员对直播间的言行进行监督,但在近一个月时间里,在多个直播平台上,羊城晚报记者并未发现管理员的身影,如“梦想直播”平台,对于一些女主播近乎赤裸的“招揽生意”行为,并没有受到管理员制止或者警告。  “美女主播”们的造型都比较“清凉”,不时有主播“不经意”间,引来粉丝们一片叫好,并狂送“礼物”。  随着相关部门对直播平台的管控加强,一些大的直播平台的涉黄控制力度也不断加大,“一经发现或被举报,立即封号”,但涉黄直播问题总是不停变换“面孔”,卷土再来。  广东省公安厅1月7日下午通报,在协调指挥下,该厅近日组织珠海、汕头、东莞等11个地市公安机关在全国13个省区市同步开展“安网20号”打击手机APP新型网络专案收网行动,打掉涉案公司21家,抓获犯罪嫌疑人600余人,冻结涉案金额1亿余元,缴获服务器400余台,扣押电脑、手机、账本等涉案物品一批。  专案组经侦查发现,“某城求偶”“某派交友”“某会么”“某约爱”“某城密撩”“某缘”等多款交友APP以交友、求偶为幌子,利用隐晦的宣传用语吸引男性用户安装注册,之后以引诱用户充值会员可享有“特权”的手法实施。“某咻影院”“某动影院”“某涩快播”“某乐影院”等疑似APP以播放视频为诱饵,吸引用户下载安装,进而引诱用户充值不断升级会员等级观看更多影片的手法实施。  直播平台有哪些规范?对主播有哪些要求?如何监管违规行为?对违规用户如何惩罚?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国内最大的直播平台“YY直播”。  羊城晚报:对直播发布者(即“主播”)有哪些方面的要求?他们与贵公司是否签订服务协议?对其着装、语言、行为是否有规范?  YY直播:随着行业的成熟,主播的入门门槛是越来越高的。我们平台上的主播,按照发展程度不同,都会分别跟公会、平台签署正规协议,同时我们在《YY公约》和《YY社区违规管理总则》的基础上制定了多个规章制度来监管和约束主播。  其中,针对主播的着装、语言、行为,我们的多个规定中都有严格的要求,比如主播着装规范中就对上装、下装和场景等都做了具体要求。  羊城晚报:“管理员”的配备情况是什么样的,在信息审核、信息安全管理、值班巡查等方面有哪些具体措施?  YY直播:在审核团队方面,YY直播平台拥有将近300位专业审核人员,分别对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不同类型的内容以及独立用户进行审核管理。审核团队实行7�24小时轮流值班制,还专设了检查人员负责对审核人员的审核效果进行检查评估。  YY直播:除YY直播平台官方设立的内容监管团队外,频道创建者还设有分级管理员,他们可对违规的用户进行踢号,移除麦序、频道内冻结和封禁IP的管理。  我们在践行分级管理的过程中,处理了一批违规主播,主要处理方式包括但不限于“冻结账号7天、30天、120天、360天、永久冻结账号”、“停止直播并删除所有回放视频”、“永久限制手机号开播”、“中断直播”、“限制直播功能”等处罚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dt老虎机
网址: www.cnlyl.com